协鑫董事长朱共山:下一个十年,新能源大市场的时代

http://www.accentusludus.com/newdetail/5450.html

2022-08-26    来源:第一财经

“竞争才是好的,竞争才有创新。”

8月24日晚上,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当下,中国的整体光伏产业链完备,相较其他国家的光伏产业生态更有活力。截至2021年,中国组件产量连续十五年居全球首位,新增装机容量连续九年居全球首位。

中国光伏产业当下也面临一些结构性问题,比如上下游的盈利能力显著分化。这也引来了政策层的关注。8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三部门联合发文,以促进光伏产业链供应链协同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一财经专访了朱共山。除了是协鑫集团的董事长,他还是全球光伏协会主席、中国电动汽车与储能协会执行主席。中国的光伏产业如何才能行稳致远?朱共山认为,光伏行业的周期性起起伏伏难以避免,而开放市场的竞争在更长的时期内会促进创新与产业成长。在下一个十年,随着原材料和储能成本的下降,新能源大市场的时代会逐步开启。

第一财经:工业工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三部门联合发文,促进光伏产业链供应链协同发展。您如何看待目前硅料和产业链价格飙涨现象?

朱共山:我认为不单是光伏行业、任何的制造行业都会碰到起起伏伏。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有市场竞争才会构成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

光伏企业需要通过加大技术迭代和创新来应对起伏的周期。以颗粒硅和传统西门子法为例,传统西门子法每公斤耗电60度,颗粒硅技术每公斤耗电是13度~15度。气候变化是碳排放引起的,在能源短缺、气候变化背景下,协鑫现在的主要方向就是减碳、减能耗。

实际上,前两天国资委发文提出两点,另一个是鼓励终端市场采购科技含量高的产品,第二个优先采购减碳、碳足迹最低的产品。从这个信号来看,光伏市场现在处在“优胜劣汰”阶段。

我建议大家投资光伏的时候不要“一哄而上”。因为在一定时期内,行业的总体需求量是有限的。光伏企业不要止步于国内市场,国际市场也得做起来。

上游成本最终会降低下来。比如风力发电,风机的(原材料成本)主要是钢,前两年钢铁涨价、钢价上行,现在钢材的价格已经降下来了。太阳能的原材料主要是硅,随着硅料产量上来,供需逐步平衡,硅料的价格会逐步下行。现在来看,储能是新能源下一步发展的关键。

对于光伏产业来说,同质化的竞争是不利的。我不担心竞争的问题,竞争才好,竞争才能推动创新。科技迭代和创新能力非常重要,小到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是科技推动了制造材料革命、装备革命,制造革命推动应用革命。

第一财经:目前全球经济景气度不佳,这将如何影响光伏行业未来的发展?

朱共山:我认为唯一不变的就是,未来30~50年新能源市场会一路走好。

新能源涵盖着风、光、储、电动汽车,用来替代煤、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这个市场是巨大的。在“双碳”背景下,中国、欧洲和美国,乃至全球新能源市场正在发生变革。比如俄乌冲突之后,一些国家在寻求制造氢能源。全球的新型能源结构正在形成,新能源才有益于未来。

新能源大市场的时代正在逐步到来。在2024~2025年左右,硅和储能的成本降下来以后,新能源大市场的时代会真正开始,未来30~50年的前景巨大。

第一财经:光伏大市场指的是全球市场?

朱共山:光伏大市场是指全球光伏市场,这个市场不只中国。

现在国内电力总装机规模是24万亿千瓦时左右,到2030年大约达到55万亿千瓦时,即电力需求要增长一倍以上。未来的能源结构中,光伏会扮演更重要角色,而并不是以煤炭为主体。如果将来仍以煤炭为主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双碳”目标。未来光伏的发电成本最贵也就是每度电2毛钱,但是现在煤炭发电成本要5~6毛钱每度电,从经济性和成本考虑哪个更有市场?

第一财经:中国企业如何在全球光伏大市场中更进一步?

朱共山:中国光伏产业的需求来自于全球市场。国内市场是巨大的,但也要加快欧美市场的布局。中国的光伏产业,从整个产业链的硅料、电池、组件等方面均已经排在了全球第一。未来,光伏制造业的生命力和竞争力看“两条主线”,第一条是总成本和性价比,第二条看碳足迹。随着中国光伏技术迭代发展,成本持续下降,总体需求是不断扩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