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委員之聲:做好碳達峰、碳中和這道必答題

http://www.accentusludus.com/newdetail/1619.html

2021-03-09    

  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重要講話,勾畫了中國未來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光明圖景。兩會正在火熱招開,一起來聆聽知識界代表委員對碳達峰與碳中和都有哪些看法或建議吧。
  “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發表重要講話,勾畫了中國未來綠色低碳轉型發展的光明圖景。
  01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王金南代表:
  大力消除二氧化碳排放“鎖定”效應
  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當前最緊迫的就是要摒棄傳統的粗放式發展道路,防止在“高碳”軌道上謀劃“十四五”“十五五”規劃,最大力度消除未來10年產業發展的二氧化碳排放“鎖定”效應。要以碳中和目標制定各省區市、重點行業和部門的碳達峰目標,加快建立地方二氧化碳排放總量控制“梯度”管理體系,分別進行全國、行業部門、地區達峰判斷,全面建立自下而上的全國二氧化碳排放統計和核算體系。
  能源結構方面,“十四五”和“十五五”應分別實現煤炭和石油消費達峰;新能源發展規劃與國土資源、林業草原、海洋海事等規劃銜接,統籌生態保護紅線與新能源發展用地關系。重點行業方面,建議推進電爐鋼發展,加快對鋼鐵長流程產能替代,提高廢鋼鐵準入企業增值稅即征即退的比例;原則上不再審批現代煤化工項目,并嚴格限制甲醇作為燃料使用。此外,還要全面應用市場手段推動碳達峰。例如,通過建立“總量控制—指標分配—碳排放權交易”管理體系,加快把鋼鐵行業、水泥行業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
  02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副院長王毅代表:
  轉變發展路徑是實現目標的根本
  碳中和不僅是減排問題,更是關系到未來發展優勢、可持續安全和重塑地緣政治經濟格局的重大戰略選項。其核心是推動發展方式的全面綠色低碳轉型,以及能源、產業、基礎設施、國土空間乃至消費和貿易的結構性變革,需要系統設計、統籌協調、共同參與、部門聯動、分類施策。
  實現碳中和目標,轉變發展路徑是根本,降碳是關鍵,碳匯與負碳是補充。需要注意的是,碳中和路徑不是模型曲線,而是一系列目標、政策、行動的組合,是理論與實踐互動的結果,也是一個漸進調整和不斷創新的過程。為此,當前應把握以下工作重點:一是進一步凝聚共識、加深理解,形成合力;二是在碳中和愿景下制定短中長期目標,并明確轉型的目標模式、時間表、路線圖、優先序,并將其納入法治軌道,建立長效機制,完善治理體系;三是通過創新投資和政策引領,形成碳中和的發展利益、競爭優勢與新能源安全格局;四是設計環境氣候政策以及相關制度時,應體現出足夠的韌性和差異性,以促進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
  03中國氣象局副局長宇如聰委員:
  做好可再生能源氣候服務
  實現能源、氣候深度融合,最大限度發揮可再生能源投入的質量和效益,必須加快建設我國能源氣候服務體系,盡快摸清我國風能、太陽能、水電能源的詳細家底,充分利用風能、太陽能資源的時空互補性,以減小風電、光伏發電的間歇性和波動性,進而提高其電網友好性,達到能源高效利用;對于水電能,則要加強水電站防洪氣候服務,實現水資源與發電之間的最佳平衡,提高經濟和社會效益。
  風能、太陽能、水電開發建設的主戰場、主基地基本集中在西部,而整個西北地區是我國氣候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又與下游東部地區氣候密切相關。為此,應加強大規模氣候資源開發對我國氣候、生態和環境的影響研究,在西部地區完善氣候和生態環境監測網建設,部署“十四五”承載力脆弱區氣候變化應對能力提升工程,為科學開發利用氣候資源提供科技支撐。
  此外,還應在已有溫室氣體大氣本底站基礎上,科學布局并建設省市聯動的溫室氣體監測網,盡快實現區域和城市尺度碳匯潛力監測。
  04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所長趙立欣代表:
  制定農業農村碳達峰與碳中和的技術路線圖
  農業是重要的溫室氣體排放源。經測算,農業農村溫室氣體排放占比約為全國排放總量的15%。然而,在保障糧食安全及社會經濟持續發展的前提下,要想實現農業農村碳達峰與碳中和,仍存在落實難度大,缺少專門政策、系列化標準和專業研究平臺等問題。
  建議根據我國農業生產的規模和技術水平,在保障糧食安全、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的前提下,預測農業農村溫室氣體排放趨勢和達峰時間,評估減排、固碳與可再生能源替代的潛力和成本,研究提出農業農村碳達峰與碳中和的技術路線圖。為此,需要盡快制訂頒布農業農村碳達峰、碳中和的法律法規與技術標準,建立促進減污降碳協同效應的政策和考核制度,通過法治化、制度化、標準化確保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穩定與可持續。同時,加強碳達峰、碳中和的科技支撐,在國家重點研發項目中設立專項,開展農業農村碳達峰與碳中和研究,研發相應技術裝備,并成立專門的農業農村碳達峰與碳中和研究機構,承擔政策制定、技術創新和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監測、核算與第三方評估工作。
  05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教授鐘茂初委員:
  通過生態效率提升實現碳達峰
  根據“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進行測算,當全國人均GDP達到14000美元時,中國將整體達到碳排放峰值并進入絕對量減排階段。因此,人均GDP已達14000美元的城市和地區應當率先進入絕對量減排階段,其發展規劃應與絕對減排目標相匹配。
  在新發展格局的背景下,既要兼顧雙循環、產業安全自主可控、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等目標,又要達成碳達峰等目標,必須通過生態效率提升來實現。其一,制定環保產業的支持政策,不能僅考慮產業本身是不是環保,還要考慮支持該產業發展能否帶來產業鏈整體的生態效率提升。只有滿足生態效率提升這一特征的環保產業才能被納入支持政策中。其二,強化生產者責任的同時,也要從消費側探索碳達峰責任分擔和碳排放權配置機制,通過綠色消費偏好的轉型倒逼企業采取綠色生產方式。例如,可將目前普遍使用的住房限購、汽車限購政策轉化為“消費碳票”約束機制,并同步考慮“消費碳票”交易市場的形成。